• 目录

  • 设置

  • 书架

  • 手机

大叔染指小甜心叶歌 著本书555.43万字本章2297字
  • 第774章 再给我一个宝宝吧

  • 孩子们睡觉后,向晚歌才回到卧室。

    秦墨池已经洗完澡在床上看书了。

    “三爷,你闺女要上天了,你猜她刚跟我说什么吗?”

    “什么?”

    “她说等她长大了要嫁给你。”

    某男被亲闺女取悦了,唇角不要太明显的勾起来,“墨墨为什么这么说?”

    “我哪知道啊,我也问她啊,我说宝贝儿为什么呢?爸爸又不爱笑,又不陪你玩。你猜她说什么?他说因为爸爸一直跟我们在一起啊,我们班上王博的爸爸经常不在家。”向晚歌把脑袋埋进男人怀里,蹭了蹭:“我就说,可是爸爸是妈妈的老公哦,你要老公的话得另外找一个。”

    秦墨池的掌心习惯性的在向晚歌的肩膀上揉啊揉:“那墨墨又怎么说?”

    向晚歌笑起来:“她纠结了半天才捧着小脸叹了一口气说,那好吧,爸爸好像更爱你,那我就嫁给哥哥算了。”

    秦墨池直接在向晚歌身上拍了一巴掌:“别以为你变着法子讨饶我就不知道你今天干什么去了,怎么,看到你的梦中情人了?”

    向晚歌嚯的一声从秦墨池怀里蹦出来,头摇得跟破浪鼓似的:“哪有哪有?宫烨才不是梦中情人呢,人家的梦中情人叫秦墨池,十个宫烨都比不上。”

    “真的?”

    “比真金还真!”

    秦墨池看她一眼:“洗澡去。”

    向晚歌条件反射抱住胸:“三爷,人家都已经知道错了,其实看到宫烨的真人就那样,真的真的……当然咯,人家还是很帅还是很有魅力的,只是宝宝的心里只有三爷,宫烨就是再帅都跟宝宝木有关系,尊滴,偶发誓!”

    “好好说话。”

    “哦,我发誓。”

    秦墨池合上书,幽深的眸子看着向晚歌:“胡乱发誓,信不信我收拾你?”

    “发誓也不行?池舅舅,你越来越霸道了。”

    “我霸道?”说着男人掀开被子下床。

    向晚歌尖叫一声,跳着冲进了浴室。

    “三爷,我明天还要上班的,你别过来。”

    男人抽了睡袍的腰带,一言不合就脱衣服什么的最可恶了!

    见秦墨池没有停手的意思,向晚歌头皮都麻了。

    “三爷,你小心眼又犯了吧?吃醋了?我滴个神,这你都吃醋,我就跟宫烨拍了几张照片,追星啊你懂不懂?”

    “不懂!”浴室的门没关上,秦墨池趁机别进来一条腿,“宝宝又在嫌我老吗?”

    “冤枉啊,木有,绝对木有。”

    秦墨池关上浴室的门,看向晚歌的眼神就跟看无路可逃的小白兔似的。

    向晚歌早已经总结过了,这个男人凡是能在床上解决的问题他绝对不放到床下。

    并且,所有问题他都尽量往床上靠拢,靠不拢拉都要拉拢,反正最后的结局通常就是,他家宝宝被他吃干抹净。

    向晚歌都认命了。

    其实向晚歌也知道,秦墨池哪里是吃醋,他就是抓住机会跟她闹。

    两口子结婚整整七年了,为什么没有痒?

    那是有秘诀的。

    向晚歌迎上秦墨池幽深的眸子。

    这个男人已经快四十了。

    虽然保养的好,勤于锻炼,他看上去就跟三十出头似的,但是人啊,能活两个四十的又有几个呢?

    遇见对的那个人,别说四十年,就是一辈子,生生世世,都不会够。

    其实小墨墨今晚还说了一句话,才四岁的小家伙,不知为什么突然就感性了一把。

    她抱着向晚歌的脖子说:“妈妈,你和爸爸不要老,我们一家人要永远在一起哦!”

    孩子的愿望总是美好的,可是人怎么可能不老呢?

    向晚歌本来的愿望是陪着这个男人慢慢变老,但是迎上他一如既往宠溺又深情的目光,她突然觉得她贪心了。

    不想老,想跟他生生世世,想一直一直被他宠下去。

    “池舅舅……”小白兔主动投怀送抱,“我们再生一个宝宝吧?你想要儿子还是女儿。”

    秦墨池眼眸一深。

    他和宝宝的孩子当然是越多越好,他又不是养不起。

    不过为了向晚歌的工作着想,再生一个孩子这件事他就从没提起过。

    “要不要?”妖精一般的宝宝勾着他的脖子,让他恨不能把她揉进他的骨髓。

    “要!”男人的声音沙哑,喉咙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

    这个男人就是那么好,自己不过做了一个妻子应该做的事,他就感动的说不出话了。

    谁说秦三爷冷酷无情的?

    他是这个世界上最最温柔最最柔软的男人。

    向晚歌暗自得意,何其幸运,这个男人是属于自己的,一个人的,一辈子。

    扑上去,紧紧抱住男人的脖子,向晚歌就像个惹火的小妖精,主动吻住了男人的唇。

    “池舅舅,再给我一个宝宝吧!”

    “好!”

    热烈的吻铺天盖地的落下来,向晚歌整个人都挂到了男人的身上。

    男人依旧强壮,双臂依旧充满力量。

    向晚歌捧着他的脸,心疼又动情的亲吻他的眼睛,亲吻他的眼角,似乎要把那两道已经渐渐明显的皱纹亲掉一般。

    池舅舅,不要老……

    向晚歌是个乐天派,有些话她不会说出来,只会加倍对这个人好,让他快乐,陪他做他喜欢做的事。

    她完全抛弃矜持,像一个诱人的妖精,眉眼里都带着情,尽情地与他缠绵。

    趁我们都还年轻,好好相爱!

    既然相爱,那就尽情爱。

    爱的时候酣畅淋漓,只不过那个后果有点恐怖。

    第二天向晚歌差点又迟到,早饭都没吃就被秦墨池塞进车里送去上班了。

    局里周一的早上一般都有例会,先是局里的会,接着就是队里的会,向晚歌没办法缺席。

    “还困?再睡一会儿,中午我过来陪你吃饭。”男人的声音带着自责。

    向晚歌这会儿连翻白眼的脾气都没有,怪谁?当然要怪她自己作死咯。

    “不用了,你周一也忙,不要跑过来跑过去的,吃了午饭你就午休,一定要午休,知道吗?不许太累。”

    “好,听宝宝的。”

    向晚歌拍拍罗锋的肩:“你盯着三爷,至少每天午休一个小时。”

    “是。”

    秦墨池欢喜的不行了。

  • 阅读提示:按键盘方向左键(←)向前翻页,按键盘方向右键(→)向后翻页,按键盘方向上键(↑)向上滚动,按键盘方向下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