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设置

  • 书架

  • 手机

旺夫小哑妻叶染衣 著本书244.41万字本章2241字
  • 第522章 未设标题

  • 宋元宝沐浴完,好生歇息了一夜,隔天精神恢复大半,用过早食之后去青藤居见温婉。

    进宝也放了假,小家伙懒洋洋地刚起来,黏在温婉身边,宋姣在一旁汇报账目。

    温婉没精力管,最近这段日子让宋姣学着掌家。

    小姑娘上手挺快,短短半月就把家中庶务料理得井井有条,温婉打趣她,说她将来到了婆家定是个贤妻良母。

    小姑娘红着脸,继续跟她说中秋的预算和开支。

    “娘,你们在干吗呢?”

    听到里头传来声音,宋元宝挑起帘栊,跨步而入。

    “哥哥!”进宝一见宋元宝,马上飞奔过去。

    他一直想去前院跟哥哥玩,可是所有人都说哥哥病了,不能去打扰他。

    小家伙还以为哥哥又回宫了,一个人郁闷了好几天,如今终于见着人,他小脸上全是兴奋,爪子恨不能黏在宋元宝的手臂上就摘不下来。

    宋元宝摸摸他的小脑袋,问:“不是放假吗?怎么不多睡会儿?”

    进宝哼哼唧唧地摇头,说:“饿醒的。”

    宋元宝被他逗笑,本想习惯性地问问他这几日功课如何,有没有认真听讲,可一想到进宝那位先生,顿时觉得不提也罢,把他拉到圈椅上坐下。

    进宝问他,“哥哥好了没?”

    宋元宝听出进宝是在问病情,他侧了侧头,见温婉和宋姣二人的目光齐齐胶着在自己身上。

    宋元宝手握成拳,凑到唇边咳了一下,“我就是精神状态不佳而已,休息几日,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宋姣一脸后怕,“大哥,你前些天可把我们吓得不轻,爷奶都快担心死了,尤其是奶奶,都为你跑两次庙了,你要是再不好,她老人家不定得急什么样呢!”

    “我知道。”宋元宝笑了笑,“我这不是已经好了吗?”

    他说着,还原地转了两圈。

    温婉抬手让他坐,“病了这么多天好不容易才见起色,可别把自己给转晕了一会儿吃饭又往外吐。”

    宋元宝摸摸鼻子,小声嘀咕,“我其实也没那么弱的。”

    “你再有本事也不是铜铸的。”温婉道:“往后不准再熬夜伤身明白没?否则再病倒一次,可没人救得了你。”

    对此,宋元宝无言反驳。

    进宝茫然地听他们说完,然后歪着小脑袋看宋元宝,“哥哥,我要放风筝。”

    大病初愈好似获得新生,宋元宝现如今精力充沛,对什么都有兴趣,一听进宝要放风筝,他想都没想就同意了,问进宝有风筝没。

    进宝摇头说没有。

    宋元宝也不嫌麻烦,说没有就现做。

    跟温婉和宋姣打过招呼,宋元宝带着小家伙出了门,兄弟俩的说话声消失在院门口。

    宋姣欣慰地看着二人背影,收回视线时望向温婉,“三婶婶,昨天太子殿下到底跟大哥说了什么呀,为什么大哥好似一夜之间就不药而愈了?”

    温婉笑着睨她一眼,“小姑娘家,好奇心那么重做什么?”

    难得被温婉暗指失礼,宋姣面上浮现几分不好意思。

    温婉叹口气,“殿下跟他说了什么我不知道,不过元宝为何会病,你想想你刚来京城那会儿的心情就知道了。”

    宋姣当然记得,她刚入京那年,三叔三婶婶待她很好,只不过她内心里很是抗拒,谁也不想搭理,就觉得烦,特别想回家,想爹娘和弟弟妹妹。

    这么一想,宋姣忽然就理解了宋元宝,感慨道:“两年啊,大哥把自己活成了宫里人。”

    温婉不置可否,屋内沉寂片刻,她让宋姣继续说中秋采买的事儿。

    宋巍虽然放了三天假,但仍旧忙得不可开交。

    他先是帝王宠信的人,如今又亲手把大皇子送入东宫,仕途一片光明,巴结的人多不胜数,每日都有成堆的拜帖上门。

    放假头一天宋巍还耐着性子在前院招待了一天,隔天再有人来,他干脆悄悄从后门溜走,去谢正家躲了躲,结果被谢正拦住问了半下午的学术问题。

    宋巍回来的时候,眉眼间全是疲惫之色。

    温婉忍不住笑话他:“谢正的性子本来就板正,你为什么会想到去他家而不是徐家?”

    宋巍显然也没料到自己会碰上这种情况。

    “一时情急。”他说:“当时没多想,大概是从小一块长大,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只有他。”

    “明日中秋了。”温婉提醒他:“宋大人,你的假期只剩一天。”

    “明日哪也不去。”宋巍很快稳定情绪,投过来的视线温情柔和,“就在家陪你。”

    “行吧。”温婉说:“看在你还想得起我的份上,我让人多给你做一个月饼。”

    今年的中秋,跟去年有所不同。

    去年宋元宝虽然回家,但他往往等不到入夜就坐上马车匆匆走了。

    今年难得有机会陪家人吃饭赏月。

    宋婆子把宋元宝的恢复归功于自己去庙里烧香显灵,赏月的时候非要他好好拜拜月神,说心诚则灵。

    宋元宝见进宝小家伙在供桌前的蒲团上拜得像模像样,不得已,跟着跪了下去,虔诚地拜了三拜。

    起身的时候听到进宝的欢呼声,“吃月饼咯!”

    说完,十分礼貌地一人递一个月饼给大家。

    许登科老家青州府隔得远,主仆二人都没回去,就在宋府过的中秋,小家伙每人分发一个月饼,轮到许登科,他犹豫了一下,用小爪子把月饼掰成两半,刚要递一半出去,想了想,又缩回来掰成四分之一大小,然后把其中一份给了许登科。

    众人:“……”

    温婉:“进宝,月饼要吃一整个才能团团圆圆,哪有你这么分月饼的?赶快重新给先生拿一个。”

    进宝说:“先生慢,我给他一个,他会啃到天亮的。”

    “那也不行。”温婉态度坚决,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她不想让儿子太过失礼。

    进宝在温婉的目光注视下,不得不重新递了个月饼给许登科。

    许登科伸手慢,是阿贵代接的,这位小厮十分有性格,当着宋家所有人的面,直接照着进宝的过程走了一遍,先把月饼掰成两半,再把二分之一掰成两半,多的自己留着,小的那块递给他家主子。

  • 阅读提示:按键盘方向左键(←)向前翻页,按键盘方向右键(→)向后翻页,按键盘方向上键(↑)向上滚动,按键盘方向下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