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设置

  • 书架

  • 手机

旺夫小哑妻叶染衣 著本书244.41万字本章2912字
  • 第676章 立规矩

  • “嗯,你说。”宋巍的下巴在她头顶蹭了蹭。

    温婉侧过身,对着他,“爹的寿辰不是要到了吗?写请帖的时候,我想给康定伯府去一份。”

    闻言,宋巍愣了下,“康定伯府?”

    “对。”温婉点点头,“今儿谢姑妈无意中提及,我突然想起三丫来,那丫头去李家的日子太久了,我怕她往后跟那边生了情分就不肯再回来,康定伯夫人是见过我的,她也知道我就是李怀茹的三婶婶,我若是给他们家去个帖子,到时候她怎么说也会带着三丫出席吧?”

    宋巍问:“万一三丫什么都还没想起来,又让爹娘和二哥二嫂看见了,怎么办?”

    “所以我就想找你商量。”温婉很是为难,“这个帖子,到底该不该下。”

    宋巍想了想,最终还是让她下。

    温婉望着男人,“你又不怕被爹娘看见了?”

    “到时候只说是长得相似。”宋巍道:“况且三丫在李家养了这么久,容貌和行为习惯,多多少少都会有所不同,只要二哥二嫂不失控,爹娘不可能当场作出不合时宜的事情来。”

    温婉颔首,“既然你都说了,那我就真下了啊!”

    “嗯。”

    ——

    宋姣出嫁三日,带着相公梁俊来回门,原本嫩生生的小姑娘,一头乌发绾了上去,穿着簇新的洒金红线长身褙子,眉目生春,粉面桃腮。

    宋姣先去的西院,在那边陪着爹娘吃了饭才过来东院。

    温婉见到她,第一眼竟像是没认出来,愣了一愣,随后才笑了,“这不是我那刚出嫁的侄女儿吗?才三日不见,我都快不认识了。”

    梁俊见到温婉,作揖行了一礼,“三婶婶。”

    温婉指了指下首,“自家人,就别多礼了,快请坐吧!”

    小夫妻俩落座之后,温婉问了问他们新婚的情况,没多会儿,梁俊就被宋巍身边的小厮请到外院,温婉又把云彩玲珑几个全部遣出去,等房里只剩宋姣和她,这才问她在婆家过得如何。

    宋姣说挺好的。

    温婉又问公婆态度如何。

    宋姣斟酌道:“相处的日子不长,我要说他们对我挺好,那倒是有些假了,毕竟新媳妇刚过门,再刻薄的婆婆,怎么着也得等回门后才会有所动作,不过就目前来看,一切挺好。”

    “放心吧。”温婉宽慰她:“就算你爹娘比不得他爹娘,你也还有个三叔在这儿呢,他们家即便不看在你三叔的面儿上,也该看在你那么多的嫁妆上给你几分薄面,不至于对你太刻薄。”

    宋姣点点头,心里满是感激。

    她出嫁时,一共六十八抬嫁妆,完全是照着温婉亲闺女的规制来的,成亲那日街道上围观的人多,她也因此狠狠风光了一把,不知羡煞多少旁人,等到了婆家,大嫂更是因着她体面的嫁妆和娘家强硬的后盾,收敛了不少小心思,明面上不敢跟她对着来。

    ——

    此时的外院正堂内,梁俊坐在圈椅上,主位上是宋巍。

    宋巍半晌没说话,梁骏显得很局促。

    说实话,先前去见他正经的岳父岳母时都没有这么紧张过,如今单独面对宋巍,他竟然不敢开腔,只喊了声“三叔”就再也没下文。

    宋巍看着他低眉不语的样子,浅笑了下,“莫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否则为何会这样怕我?”

    梁俊强笑道:“有您在这儿坐镇,哪敢做亏心事,不过是想着如今身份变了,一时转换不过来而已。”

    宋巍问她宋姣在梁家的情况,梁俊说他爹娘挺喜欢宋姣,尤其是他娘,私底下还跟他说要对人姑娘好点,大老远的嫁过来也不容易。

    宋巍伸手给自己倒茶,声音慢条斯理的:“我不知道你们梁家有没有一条规矩,不过你今日既然来了,那我就得给你立一立。”

    梁俊一听到“规矩”二字,立马挺直了脊背。

    宋巍说:“新妇进门三年无所出才开始纳妾,这种规矩我想不用明说你自己也知道,若是三年之内你有了异心,或者做了什么对不住姣姣的事,宋家便主动要求和离,姣姣的嫁妆单子,你们家有一份,娘家留了一份,官府还有备份,一旦和离,必得一件不少地全部退回来,另外你还得赔她一笔银子。”

    梁俊听得脸色尴尬,“三叔,我们新婚回门呢,您怎么说起这个?”

    自然是为了防范,宋巍道:“去年我们家有个亲戚,刚嫁过去一个月就和离了,至于什么原因,我不细说,横竖是不好的,我只是提前给你敲个警钟罢了,毕竟你们年轻人都喜欢胡闹,到时候闹出事来,吃亏的只能是女儿家,姣姣虽是我侄女,我这个当三叔的却不会因着她嫁了就把她当成泼出去的水不闻不问。所以今后该怎么做,你自己掂量。”

    宋巍说的那个人是谁,梁俊大概猜到了,唐远之前在翰林院跟他一处任职,后来告假回去成亲,没过多久,和离的事便闹得沸沸扬扬。

    梁俊有所耳闻,好像是跟他大嫂有关,不管最后是怎么撇清的,总之名声已经被传了出去,又烂又臭。

    而那个女孩子,似乎正是宋家亲戚。

    梁俊忽然明白了宋巍的担忧,他保证道:“三叔放心吧,虽说不敢承诺一辈子,但起码三年之内,我能保证后院不会多出别的女人来,更不会让她受丁点委屈。”

    ——

    宋元宝回来这天,直接把马车赶到垂花门外停下,车夫帮着把那几个大箱子从上面弄了下来。

    小厮们见状,纷纷过来搭把手,一边往里搬一边问宋元宝,去江南都带了什么好东西回来。

    宋元宝哼哼道:“有好东西也轮不着你们。”

    他一面说,一面打着哈欠,昨夜没睡好,竟是有些困了。

    温婉听说宋元宝回来,第一时间出来看,就见小厮们抬着一个个的大箱子往里面走。

    温婉嘴角抽了抽,“你这是买了多少东西回来?”

    宋元宝疲倦地摆摆手,“反正又不用我花一文钱,不买白不买。”

    温婉道:“殿下可被你坑惨了吧?”

    宋元宝本想说,自己治好了他,花他点钱不过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只道:“殿下是我舅舅,是长辈,他既然要带着我下江南,给我些赏赐也是应该的。”

    “都买了什么?”温婉问。

    “给爷爷奶奶的礼物,给爹的字画,给娘的苏绣绸缎,给进宝的玩具,总之都是苏杭那边的特色,多着呢,娘自己去看吧,我困死了,想去你屋里歇会儿。”

    “去吧!”

    温婉递了眼色给玲珑,玲珑马上道了声:“少爷里面请。”

    宋元宝进去就摊在罗汉床上,玲珑去往里间,从双开门的红木顶箱柜里翻了一床锦被拿出来给他盖好。

    怕打扰少爷,玲珑没敢留在房内,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

    那几个箱笼被抬到库房前,温婉让人一一打开,果然像宋元宝说的那样,买了很多东西,而且都是上乘货色。

    温婉的目光胶着在其中一个箱子上,里面装的是一匹匹漂亮的苏锦杭绸,让人见了就挪不开眼。

    “这得花不少钱吧?”小厮们一边搬一边道:“少爷真有钱。”

    温婉只笑了笑。

    元宝去的匆忙,自己都没来得及给他钱,他哪来的银子买这些,还不都是沾了太子的光。

    等把东西清点入库,温婉再回到青藤居,发现宋元宝已经在罗汉床上睡熟,她干脆去了西厢房。

    周奶娘正在做刺绣,时不时瞄一眼旁边,地上垫了软垫,柒宝躺在软垫上,她手腕上戴着一串小铃铛,一晃就会响,一响她就乐,为了让铃铛一直响,小奶娃在软垫上翻来翻去,玩得不亦乐乎。

    温婉站在窗外,看得一阵心软,随后抬步进去。

    见到温婉,周奶娘忙放下绣架起身行礼,“夫人。”

    “柒宝今儿乖不乖?”温婉弯下腰,将闺女抱起来。

    “乖着呢!”周奶娘笑道:“想是天气渐渐暖和,这几日姐儿都很精神,也爱翻身了,翻得很好。”

    温婉点头致意,“辛苦了。”

  • 阅读提示:按键盘方向左键(←)向前翻页,按键盘方向右键(→)向后翻页,按键盘方向上键(↑)向上滚动,按键盘方向下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