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设置

  • 书架

  • 手机

旺夫小哑妻叶染衣 著本书244.41万字本章2895字
  • 第788章 苏擎回京

  • 皇陵厚重的石门还没关上,前来报丧的是齐皇后身边的惊蛰姑姑,她当着百官的面跪在宣景帝面前,眼泪一颗颗落在地上。

    宣景帝垂眸望着她,面色寡淡无绪,只回了句“朕知道了”,然后就开始吩咐各部衙门准备齐皇后大丧。

    看到少年天子这样的反应,百官面面相觑,心中五味杂陈,不管是先帝驾崩还是如今的继后薨逝,陛下都冷淡得好似在看一场戏,仿佛那压根就不是他亲生的爹娘。

    冷血成这样,还真是,还真是……

    惊蛰姑姑也感受到了少年皇帝语气中的淡漠,她脊背僵了一僵,以前的大皇子、太子殿下,最是牵挂生母。曾经,曾经还被宋少爷教着在除夕夜包饺子亲自送来给主子尝。

    那时候,不管皇上是什么态度,殿下都一心向着主子。

    可现在,听到主子的死讯,陛下竟然半点反应都没有,到底是为什么?又是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

    难道那个位置,真的能让人变得六亲不认?

    惊蛰姑姑想到主子死前吩咐她,将来要带着绣冬和念春去御前侍奉,心中便默默叹了一口气。

    “起来吧。”赵熙交代完各部官员,转而看向惊蛰,“母后的后事,还得劳烦姑姑多费心。”

    他只嘱咐了这一句便带着人离开皇陵。

    惊蛰起身后,看着少年天子离开的方向,又是一叹。

    崔公公走过来,语气中是说不出的欣慰,“陛下终于是长大了。”

    惊蛰姑姑偏头看他,目光复杂,“所谓的长大,就是让他变得这般冷血?”

    崔公公哼笑,“自古重情重义的帝王,不是被底下人算计就是被敌国侵袭,有几个得了好下场?咱们这位新帝,他可以是个不孝的逆子,但必须是位明君,这就够了。”

    惊蛰听不懂这些,只是问:“所有人都走了,公公怎么还不走?”

    崔公公在旁边的石墩上坐了下来,“咱家伺候了先帝几十年,如今人没了,咱家舍不得先帝,就留在皇陵陪着他老人家。”

    “你不去伺候陛下了?”惊蛰姑姑问。

    “三宝那孩子机敏。”崔公公喟叹,“有他在就够了。”

    说着,话锋一转,“倒是你,娘娘在世时常夸你行事谨慎,等娘娘后事了了,就回宫吧,陛下身边需要一个惊蛰姑姑。”

    ……

    帝后相继离世,这在楚国历史上,算是头一例。

    才刚操办完先帝后事,以为可以松口气的各部衙门又开始忙碌起来。

    齐皇后的谥号是先帝给她定好的,明德,明德皇后,意在她肯追随先帝而去便是识大体。

    明德皇后的遗体没有送回京城,后事直接在行宫操办,相比较先帝,明德皇后的丧事少了一部分程序,各部衙门又是刚刚操办完先帝后事,趁着这股余温,行动起来就利落得多。

    盖棺之前,礼部尚书曾来请示过赵熙,问他要不要去见明德皇后最后一眼,赵熙直接回绝了。

    当时董晗就坐在赵熙旁边,闻言递了个眼色让他退下去,自己却是一句话都没说。

    她很明白,这种时候再多的劝慰都没用,陛下最想要的是一个人静静。

    二人静坐了会儿,赵熙忽然看向董晗,“先帝治丧时皇姑母她们就没能休息好,如今又接着母后的丧事,定然吃不消,趁着现在不忙,你让人去安排个偏殿给她们小憩片刻。”

    董晗站起身,行了个告退礼,又说:“陛下自己也要保重龙体。”

    虽然自从先帝驾崩后,陛下每顿该吃的饭都会吃,得空休息的时候也会休息,但父死母随后这种事,心里压力必然不小。

    董晗无法感同身受,但每次看到陛下一个人安静坐着的时候,她总觉得心口一阵阵地揪扯着疼。

    董皇后离开后,三宝公公弓着身子进来,禀道:“陛下,皇城来报,冷宫里那位,殁了。”

    赵熙半靠在琉璃屏榻上,“自戕?”

    三宝公公道:“听宫人说,年前就感染了风寒,一直没有太医去看,生生熬死的。”

    赵熙了然,“倒也是,她就算想寻死,也该想想活着的人。”

    在宫中,后妃自戕是重罪,梁庶人还有个儿子赵诺养在庆妃膝下,她一旦寻死,赵诺也活不长。

    提及赵诺,赵熙顺便考虑了一下后续事宜,等明德皇后出殡与先帝合葬于帝陵之后,赵熙回宫的第一件事便是安置先帝的妃嫔。

    按照以往惯例,生育过的妃嫔全都迁往西宫,至于皇子,则是封王出宫开府。

    然而二皇子赵诺和三皇子赵桓都还年幼,赵熙便开了先例,先是尊庆妃为庆太妃,尔后封了赵诺为定王,赵桓为靖王,最后下旨,让庆太妃搬出宫,到靖王府照顾两位小王爷。

    庆太妃被困在宫中多年,终于得以出去见天日,接旨这天感动得涕零泪下。

    以上安排是对生育过的妃嫔,没生育过的那部分则要被送去皇家寺庙清修。

    有意思的是,三宝公公带着人盘查后妃的时候,发现两位贵人怀了身子,俩人一样,都是两个多月。

    如果严格按照先帝驾崩的时间来算,她们俩都不是在国丧期间怀上的。

    然而先帝自去年秋猎过后就一直卧病在床,她们俩到底是怎么怀的身子,又或者说肚子里怀的是谁的种,这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两位贵人跪在地上,一个劲地哭诉,非说自己怀的是先帝的皇嗣。

    三宝公公去查了彤史,上面并未有她们俩的侍寝记录。

    那二人情急之下,只好道出实情,说她们当时想着先帝就快不行,担心自己被送去皇家寺庙,所以趁着某天晚上乾清宫防范松散,就悄悄进去了,还说这件事崔公公能作证。

    三宝公公只得亲自跑了一趟皇陵去问干爹崔公公。

    崔公公听罢,叹气道:“确实有这么回事。”

    他当时本来想阻止的,可那两个女人在这方面手段了得,先帝被撩起了火,哪还能压得下去。

    不过在干儿子面前,崔公公只能这么说,“先帝大概是遗憾自己有生之年没能多留几个子嗣,所以放任了她们。”

    三宝公公听得满头汗,先帝都那样了还能同时让两位贵人怀上,还真是,还真是龙精虎猛啊!

    他回宫之后,如实跟赵熙汇报了此事。

    当得知那两个女人肚子里怀的确实是先帝的种,赵熙面色一寒,直接下令赐汤落胎,尔后找借口处死。

    先不说那二人胆大包天在先帝病重期间偷偷潜入帝寝殿魅惑勾引是大罪,就说这两个子嗣,一旦生下来便是先帝的耻辱,更是皇室的耻辱,赵熙怎能容得下它们?

    原本想母凭子贵从此一飞冲天,谁料到头来栽在自己的小聪明之下,那二人死得悄无声息。

    她们俩有孕的消息,但凡知情人全都被处置了,并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来,其他妃嫔只知道有两位贵人无缘无故死了,猜想怕是新帝下了密令让人殉葬,担心这事儿落到自己头上,于是再也不敢耽误,收拾好东西就离开皇城去了寺庙。

    不过短短数日,迁宫的迁宫,离宫的离宫,往日妃嫔们住过的宫殿空无一人,皇城空寂了大半。

    赵熙也从东宫搬到了乾清宫,正式以皇帝的身份开始上朝。

    上朝头一天,赵熙只说了两件事。

    其一,因着大楚国丧,北燕已经自请休战三个月。

    其二,帝后相继离世,为两重国丧,因此服丧时间延长至五十四日。

    也就是先帝二十七日,明德皇后二十七日。

    宋元宝已经入了翰林院,得到消息时,一口茶喷了出来,望着对面被他喷了一脸茶水的同僚,“什么?五十四日?我的个乖乖。”

    他已经泡了半个多月冷水澡了!

    同僚一脸淡定地撩起袖子擦了擦,问他,“小宋兄的反应为何这么大?”

    宋元宝呵呵干笑两声,“没事儿,我这人向来一惊一乍的,你习惯就好。”

    ……

    赵熙恢复上朝没几天,苏擎便从北疆回来了。

  • 阅读提示:按键盘方向左键(←)向前翻页,按键盘方向右键(→)向后翻页,按键盘方向上键(↑)向上滚动,按键盘方向下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