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设置

  • 书架

  • 手机

宠妻成瘾老公别动若安 著本书125.94万字本章3456字
  • 第207章 怀孕真相(1)

  • “是吗?”厉墨风冷冷一笑,用力一拧,直接将连城的手臂反钳在背后。

    连城吃痛。

    这只手臂自从上次救阮潇潇被裴森的人打过之后就一直不怎么使得上劲,刚才厉墨风拽着的恰好是他这只手,所以,他才会这么容易就被厉墨风得了手。

    “我大老远跑来,怎么着也得以礼相待吧?”连城嘴里说着话,却用另外一只手去抓厉墨风。

    厉墨风后退两步,连城的手没抓着,看了一眼连城,不由把手松开。

    其实,他刚才就感觉到了,连城这手臂有些不对。

    “你的手臂?”厉墨风不由开口问道。

    “我的手臂很好!”连城揉了揉手臂,眼底闪过一抹懊恼,却是快速隐去,看向厉墨风的时候,那张妖孽的脸上依旧是笑容满面,“不过,看你这么紧张的样子是在害怕我会把你女人抢走吗?”

    说完,笑眯眯地窜到阮潇潇的旁边,伸手揽住阮潇潇的肩膀。

    阮潇潇吃了一惊,伸手去拉他的手,“连城,放手!”

    “不放!”连城一副赖皮的样子。

    厉墨风抬腿朝着连城踹了一脚,以最快速度把女人搂入怀中,“女人是我的!你休想打她主意!”

    随后,搂着阮潇潇转身就走。

    看着两人的背影,连城小声说了句,真幼稚。

    不过很快就又是笑容满面,“潇潇,你的东西不要了吗?”一边说一边跟上去,扬了扬手里购物袋,“abc,森呼吸……”

    听了这话,阮潇潇囧了。

    该死的连城!

    “你的意思是想让我送上去?”女人眼里明明是杀人的目光,可不知道为什么,连城居然觉得被女人这样看着浑身舒坦。

    这样总好过不理他。

    阮潇潇伸手抓过连城手里的购物袋,想杀他的心都有了。

    “滚!”厉墨风搂紧阮潇潇,冲着连城低吼。

    连城的身子退开,“那潇潇,咱们晚上见,我等你,不见不散哟。”

    “晚上你和他一起吃饭?”厉墨风冷着脸,伸手拿过阮潇潇手里的购物袋。

    “卫娴和冷美樱。”阮潇潇如实回答。

    “我有事要出去一趟,等下让桑武陪你去!”厉墨风搂紧了阮潇潇的腰,低头把唇凑到她的耳边说道。

    阮潇潇点头。

    两人进了电梯,桑武也跟着走了进来。

    看着少爷手中拎着的购物袋,桑武的嘴角不禁抽了抽。

    那购物袋里花花绿绿的东西看起来真碍眼。

    阮潇潇正准备开口说话,厉墨风却突然间转过身来,长臂撑在电梯壁上,身子与阮潇潇紧贴着,低下头,“以后不准见他,听到没!”

    阮潇潇心里明白他是指的谁,垂着眸子,没有开口。

    见女人不语,厉墨风十分的不满,伸手抬起女人的下颚,“和你说话听到没!”说完,竟然直接在阮潇潇的唇上轻咬一口。

    桑武捂脸,把身子转了过去。

    “嗯。”阮潇潇轻轻地应了一声。

    要是她不应,这男人就不会放过她。

    这个电梯里,还有桑武……

    得到女人肯定的答案,厉墨风的眼底染着笑,随后身子退开。

    阮潇潇赶紧后退几步站到电梯的一个角,身体紧紧地贴着电梯壁。

    看着女人小心翼翼的样子,厉墨风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女人就那么怕他吗?

    进了病房,厉墨风拉着女人又是一番纠缠。

    桑武站在门口,耐心等着。

    厉墨风起身的时候,看着女人侧躺在床上,小脸绯红。

    “我办完事尽快过去找你,遇到有什么紧急的事找桑武就可以了。”

    阮潇潇眨了眨眼睛。

    “那我先走了。”伸手整理了一下衣服,厉墨风大步离开了病房。

    厉墨风走后,阮潇潇也收拾了一番,又化一个淡淡的妆,这才出了门。

    坐到车上,阮潇潇看了看时间,还早,于是,拨了冷美樱的电话。

    此时的冷美樱正在赌场,输得火大。

    接到阮潇潇的电话,一下子来了精神。

    “小贱人,不是说你要死了吗?怎么会打电话给我?”说话的时候,冷美樱直接从旁边男人的手里抢过点燃的烟,抽了一口把烟塞到男人的唇上,笑得一脸灿烂。

    阮潇潇咬了咬唇,“我要见你。”

    “见我?行啊!”冷美樱一脸算计的笑容,等下见了阮潇潇那女人,究竟该要多少钱呢?

    上次宁香月给的那笔钱早就没了,最近又是一屁股赌债欠着,让她心烦意乱。

    这下阮潇潇自动送上门来,她可得好好的敲一笔了。

    “你在哪儿?我过去找你。”阮潇潇想都不用想冷美樱心里是什么样的打算。

    要钱?门儿都没有。

    “行啊,快来吧,我等你。”冷美樱很快就发了地址过来。

    阮潇潇把地址报给桑武,开始闭目养神。

    卫娴的话,她自是不信。

    所以,她要单独见冷美樱。

    她要知道当时父亲车祸的情况。

    按照那个地址走过去,阮潇潇进了一间茶坊。

    刚走进去,冷美樱就迎了上来,“哎哟,你可终于来了。”

    阮潇潇冷着脸没有理她。

    冷美樱讨了个没趣,冷冷一哼,“摆什么谱!”

    “我有话要问你。”阮潇潇直接切入主题,“要个包间吧。”

    “小林,来,开个包间,把你们这里最好的茶来一壶!”冷美樱冲着一旁的服务员招了招手。

    阮潇潇看得出来,冷美樱应该是这里的常客。

    “两位跟我来。”

    阮潇潇和冷美樱跟着服务员进了一个包间。

    桑武赶紧跟了上去。

    两人坐下,服务员很快端了茶和茶杯上来。

    阮潇潇倒了一杯放到冷美樱面前,又替自己倒了一杯,“我爸车祸事故处理的时候,对方的车牌号是多少?”一句废话都没有,直奔主题。

    冷美樱愣了一下,脸色微微一变,“你爸车祸都多少年的事了,我哪里还记得住!”

    而其实,当时有人找到她,说愿意拿一笔巨款私了,她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至于事故鉴定报告以及一系列的后续处理,她根本就没有去,她拿了钱回家跟大家说了一声对方赔了钱,之后就拿着那些钱去赌了。

    “你就只拿了钱,其他什么都不知道?”阮潇潇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尖锐起来。

    她已经能够肯定,从冷美樱身上得不到任何有用的消息。

    “那死鬼都死了这么多年了,你还问这个做什么!”冷美樱有点害怕。

    万一阮潇潇知道她拿着她父亲的死狠赚了一笔钱,肯定会找她麻烦。

    “是不是别人给你钱,你就什么都没管了?”阮潇潇的语气一下子变得严厉起来。

    “车祸之后你不也赶过去的吗?当时你怎么就没看到对方的车牌号呢?”冷美樱说得理直气壮。

    一句话,阮潇潇想找她麻烦,没门儿!

    “当时我那么小,看到父亲那样子我都吓死了,哪里还会去注意对方的车牌!”但阮潇潇有种感觉,她应该是见过那车牌的。

    “既然你都没看到,凭什么要求我知道!”

    阮潇潇的目光在冷美樱脸上停留了很久。

    冷美樱心里发虚。

    最后,阮潇潇站起身来,“要是让我知道你在背后搞了什么鬼,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阮潇潇的声音太过冰冷,冷美樱感觉浑身冰凉。

    说完之后,阮潇潇站起身来,大步走了出去。

    见阮潇潇要走,冷美樱倏地起身抓住她的手臂,“你等等!”

    阮潇潇停下脚步,回头看她,“嗯?”

    “给我十万块!”冷美樱硬着头皮开了口。

    妈的,她都想不明白,为什么每次赢钱之后都会连本带利一起输得精光!她没钱,卫娴也不给她钱,她都快被那帮高利贷的孙子给逼死了。

    “十万块?你还真舍得开口!”

    “你给我十万块,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冷美樱一脸神秘地说道。

    本来这两天她就一直在找合适的人做这笔交易,现在阮潇潇突然冒出来,倒是如了她的意。

    “我凭什么相信你!”对于冷美樱的话,阮潇潇都懒得相信了。

    “你不是喜欢温少宁吗?现在卫娴可是和他在一起呢!如果你知道这个秘密之后就可以拆散他们,到时,温少宁可就是你的了!”卫娴那个小蹄子,自己去享福,连妈都不顾了,看她怎么收拾这小蹄子!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说的话?”对于冷美樱的话,阮潇潇半信半疑。

    但不得不说,这话已经成功地引起了她的好奇。

    “我手里有视频,钱给我视频给你!”

    听了这话,阮潇潇不禁认真地打量起眼前的冷美樱来。

    浑浊的眸子,灰暗的脸,身上穿着几年前就已经过时的套装。

    日日泡在赌场,她的人格早就已经扭曲了。

    有这样的母亲,真的是一种悲哀。

    她只是有些替卫娴感到难过。

    “卫娴可是你亲生女儿,你居然录视频出卖她,有你这样的母亲吗?”阮潇潇伸手拽开冷美樱,眼里有着鄙夷。

    “老娘都快没命了,管她是不是亲生女儿!”冷美樱眼里闪过一道狠毒的光芒。

    “我考虑一下。”阮潇潇能够看出冷美樱是急需要用钱。

    不然,她也不会这样做。

    “最迟不超过今天晚上零点,否则,我就卖给别人了。”冷美樱冲着阮潇潇笑,“我先走了,晚上等你电话!”随后迈步走开。

    阮潇潇看着冷美樱的背影,眼底的情绪有些复杂。

  • 阅读提示:按键盘方向左键(←)向前翻页,按键盘方向右键(→)向后翻页,按键盘方向上键(↑)向上滚动,按键盘方向下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