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设置

  • 书架

  • 手机

宠爱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君子来归 著本书200.06万字本章3828字
  • 第489章 大剧终

  • 唐承悦气得吹胡瞪眼,“按照四舍五入,那女人都四十了,我也该去死了呢!”

    “别这么说,有个小可爱回来,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我走了啊。”说着就跳了出去。

    唐承悦看他那迫不及待的跑回去的背影,禁不住也笑了出来……这么夸自己的孩子,没出息。不过那女孩确实长得很漂亮,很可爱。

    五分钟后,只听那一头哐啷一声什么打翻的声音。

    唐承悦狠狠的一皱眉,臭小子,毛手毛脚的,这么大声音还不把孩子给吵醒了,还得他去看。门一打开就看到唐泉抱着孩子往外冲。

    他叫住,“唐泉,怎么了?”

    “她在高烧,刚还吐了,爸您去休息,我去医院。”头都没有回,快速冲出去,不一会儿便响来汽车引擎的低鸣。

    ……

    孩子没有什么大问题,水土不服。

    到医院检查开单吃药,又是两个小时去,凌晨三点。

    孩子已经退烧,可是眼泪旺旺的,抓着唐泉的手要妈妈,要给妈妈打电话。唐泉只得给胡沁打过去……

    那一头的人立马接起。

    “孩子在哪儿,我在机场。”

    唐泉说了在医院。

    胡沁顿时就急了,“唐泉孩子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好,你快来就是。”

    没完?

    纵是孩子什么事都没有,唐泉也会跟她没完。

    放下手机,到床边拉着小东西的手,很温柔很温柔,“妈妈还有半个小时就到了,宝宝要不要睡一觉,醒来就会看到好好,好不好?”

    小女孩先前也着实被折磨得很累,也是困了,“我要抱着睡。”

    “好,爸爸抱着宝宝睡。”

    唐泉爬上床,把小小的小女孩抱在怀里,拍着她的背。

    没一会儿的时间孩子就沉沉睡去。

    半小时后。

    房门被推开,胡沁风仆尘尘的跑了进来,唐泉立刻给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胡沁忍着一口气没有说话,到床边检查一下确实没有大问题后,狠命的瞪了眼唐泉,指指阳台。

    她先过去。

    唐泉把女儿放下,很轻柔的,生怕弄醒了女儿,到阳台。刚一走近,她愤然转过身,黝黑的瞳孔燃起了火苗,愤怒却又不得不压着声音:“你发什么疯!”

    “我没有发疯,我何时发疯了,那本来就是我的孩子。”

    “那不是你的!”女人怒。

    “没有我,你一个人生?”

    “没有你,我也会和别人生。”

    “没有我,你生得出这么漂亮的?”

    “没有你我一样能和别……唔。”

    他突然吻住了她,同时手也跟着抓住了他的手腕,桎梏在她的身后,让她动弹不行,胸膛一压,把女人压向了后面的墙壁,凶猛缠绵的吻着她。

    半响后,他才松开。

    胡沁已经气喘吁吁。

    他谙暗的瞳孔锁着她,声音很低很低:“劝你老实点,否则我要翻一翻你突然消失的旧帐!”

    胡沁抿着唇没有说话,暗色的光线里谁也不知她在想什么。

    唐泉抱住了她,把好搂在了自己的怀中,声音低低的但也柔柔的,“三年了,考虑好了吗?这三年,我可是一个异性都没有接触过。我在等,等那个让我爱到卑微的女人出现,我在等着她到我的面前来,说她想通了,差十岁就差十岁,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叹了口气,“原先我以为三年前那位大哥,追了三年时间很久。没想到我竟然用了六年的时间,用了六年倒也罢了,还没有追到手。你是上天派来折磨我的么?”

    手臂情不自禁的收紧,只想把这个女人钳进身体里面。三年前那一张妇科单,把他彻底打进了地狱,那段时间很多的事情,他简直快要撑不下去。后来撑了过来,想起那段时间,依旧会让他胸口一疼。

    亲人相继逝去,心爱的人打掉他们的孩子离开,无尽无夜的黑色日子。他以为他会怨她恨她,可是到了最后,依然是蚀骨的思念,一点一点的啃噬着他。

    张爱玲说:“望着你时,我觉得自己很低很低,低到了尘埃里,只是我的心里是喜欢的,于是从尘埃里开出花。”

    可能就是这样,他不知着了什么魔,变态的爱着这个女人,三年里也变态的想着她。所以见面,他什么也不愿意说,只想着这三年来的想念,做一个终结。

    他想要的幸福就是她,如今又多了一个孩子,那就是幸福安稳。

    胡沁依然和三年前一样,唐泉说这种话时,她都是沉默,以沉默回应一切。

    孩子醒了,在里面哭着喊妈咪。胡沁和唐泉赶紧跑了进去,胡沁一把把女儿抱在怀里,女儿委屈的哭了出来。

    “妈咪,我病了……我又打了针,呜呜……”她最讨厌的就是打针,然后指着唐泉,“是爸爸,爸爸把我摁着给我打的针,妈咪,我屁屁好疼……”

    唐泉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小样儿,真会告状。

    “宝宝不打针,病怎么会好了?还有……谁说他是你爸爸?”喊得这么顺口!!胡沁没好气的扫了眼唐泉,唐泉灿烂一笑。

    “妈咪,他不是我爸爸吗?”女孩从胡沁的怀里抬起头,坐在床上,水雾弥漫的眸中尽是茫然。

    唐泉也看着胡沁,看她怎么回答。

    胡沁拧着眉,眼晴在他们两人的脸上随意游走,最后一闭眼,认命。

    “他是。”

    就算说不是,估计这个后脸皮会立马拉着女儿去做亲子鉴定,那还不如招了。

    唐泉哈哈笑起来,坐在女儿的后方就把她给抱到了自己腿上,亲了亲她嫩嫩的小脸蛋,“爸爸没有骗你吧,我就是你爸。”胡沁亲口承认,这对唐泉来说也是另外一层意思。

    比如,隐晦的说明,她接受了他。

    想着想着就倾着身子,在胡沁的脸上亲了口。褐色的瞳孔里笑得万紫千红,胡沁躲开了视线。

    “不懂礼貌。”女儿幽幽的来了句。

    胡沁错愕,“说谁?”

    “你啊,爸爸亲你,你也应该亲他啊,这是礼貌嘛。”女儿说得正儿八经的,这会儿也不哭了。

    唐泉笑,“对啊,礼尚往来,来吧。”他把脸伸了过去。

    胡沁:“……”不理。

    “妈咪你害羞啊?”女儿又问。

    唐泉闷笑出了声,女儿好样的。

    胡沁:“……”她憋着一口气,“我告诉你,胡小念,等你一病好我就带你回美国。”

    胡小念小朋友叹口气,仰头看着爸爸的下巴,道:“爸爸看到了没,我妈又在限制我人身自由,让她亲,她也不亲,一点都不温柔。”

    “嗯,不温柔!”唐泉附和。

    有个聪明漂亮的女儿,就像是上帝给他打开了一片美丽的窗,放眼望去全是姹紫嫣红的花,没有烦恼没有忧愁,只有快乐的满足。

    啾。

    胡沁倾身就在唐泉的脸上亲了口,阴阴的扫了眼他们父子俩,尤其是胡小念,白眼狼!!

    “我亲了!没话说了?胡小念你不是病了?赶紧睡,我限制你人身自由?我那是管教你!”

    胡小念傲娇的小小的哼一下,总之,她是妈咪,她说什么都有理。

    唐泉摸摸脸,心里美滋滋的,想起这个人身自由,他又想起另外一件大事来。卷起女儿的衣服,给胡沁看她胳膊上的青痕,挑眉:“你现在能耐了,长这么好看的女儿你也忍心下手打,还打成这样,她骨头这么嫩,经得起你打?还有,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不让她和小区的小朋友玩儿?你这是虐待!”

    唐泉说完冲女儿递了一个眼神,看,我教训你妈了,不要怕,爸爸罩着你。

    唐小念嫣嫣一笑,点头,爸爸好样的!

    胡沁听着这番话,站起了身,把他们俩的小动作都收尽了眼底,心里明白,肯定是女儿这个小东西对着唐泉在告她的状。

    她冷哼一声,道:“我的确很想家暴,一次把她收拾得服服贴贴的。第一次去上幼儿完,一个中午就惹哭了七个同学,上半年的幼儿院,我给她转了三个学校。在小区里她走哪儿身后都跟着一群小萝卜,比她年纪大的,她都敢和别人打架。只要有谁家的孩子哭了,人家家长立马就会来找我的麻烦,我天天什么事都干不了,尽去给别人道歉去了!我要不是看在我怀她十月的份上,我真想跟她断绝关系!你问问她,那胳膊上的伤,是不是我打的。”

    说起这个来,胡沁也是咬牙切齿的。

    她从来没有见过像胡小念那样的小孩儿,十个月会走路,一岁半什么话就已经会讲,她很有语言天份,英语说得很溜。从小就不爱洋娃娃,就是喜欢往外跑,等到会走路了,一秒钟都不能让她离开视线。

    她操碎了心。

    所以三年来,她一天的班都没有上,家里有个小恶魔,她哪里能上。

    唐泉目瞪口呆,不可思议的看着女儿,胡小念冲他嘿嘿一笑,讨好似的。

    “宝宝,你好厉害!爸爸小时候也是这样,没有敢欺……”

    “唐泉,你说什么呢!!!”胡沁立马吼了出来,看来真的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唐泉眼珠子一转,反应极快的,冷下脸来,“胡小念你怎么能这样呢,打架是不对的。你看你这么小,哪里打得过,若是碰到个更厉害的,你哪是对手,你会受伤,你一受伤爸爸也会受伤……”

    胡沁无力,“你会不会教孩子?”这得亏是生了个女儿,若是生个男孩,照胡小念这样的性格,会被唐泉给带成什么样儿。

    唐泉大方的承认,把她给拉了过来,坐在床边的凳子上,他坐床沿,低头,漂亮的眼晴点点温柔,“我不会啊,所以要你和我一起教。”

    “难道我要教一个女儿,还有教一个儿子?”

    “胡沁同志,会不会说话!我可是要跟你上床睡觉的人,拿儿子来形容像话?你只管教她。”

    “那你干嘛?”

    “我负责赚钱养家和宠你们俩,你觉得如何?”

    胡沁顿了顿,幽幽的道:“我还有其它的选择么?”

    “那确实没有!”

    胡沁微微一笑,把唐泉给拉了过来,抱着女儿躺到了被窝里,女儿睁着大大的眼晴,冲着唐泉嘻嘻一笑,“爸爸,你睡哪儿?”

    “爸爸不睡,他站着,看着我们睡。”

    唐泉:“……”

    行,他站着。

    低头吻上了她丰润的唇,低低的,“我不睡,我守护着你们。”

    “嗯。”女人轻声回应。

    声音很小,对于唐泉来说,已经是最美妙的回应。

    (完)

  • 阅读提示:按键盘方向左键(←)向前翻页,按键盘方向右键(→)向后翻页,按键盘方向上键(↑)向上滚动,按键盘方向下键(↓)向下滚动。